(本文于2017年11月9日首发于官方微信公众号“自然教育论坛”)

 

有人说,自然教育的精华在于通过对自然的不断观察,体会生命的伟大,培养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情感,然而,现今的自然教育需要解决如何按照天性培养孩子、培养亲近自然的生活强者等各样的完整方案,在这个努力过程中,平衡其与传统教育的关系,将二者进行结合是必然的过程。为此,“自然教育在基础教育阶段引领与创新”分论坛特别邀请到了体制学校与自然学校的代表、来自不同专业的自然教育规划专家,在优秀案例分享的基础上,为实现这一目标提供思想和方法。

 

来自大地之野的芒果担任了这场分论坛的主持人,她以热情的态度对到来的朋友表示了欢迎,简要地介绍了大地之野的现状和成果——以天目山国家自然保护区为基地,以三大重要课程(科学、艺术、探索)为教育重要形式,面向青少年进行了一系列颇有成效的教育实践活动。

 

未来移动学习的教育体制合作的自然教育模式探索
杜铭秋,同济大学建筑声学博士、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

1
(分享嘉宾-杜铭秋 高星雨/摄)

 

杜铭秋老师从“声学”一词入手,结合自身学习经历,在介绍自然声学、生物声学等概念引入的同时,也抛出了问题:“是自然美学,还是工匠美学?”杜教授说,在美院学习环境艺术的学生,最后只将美学停留在了技巧和技术,而缺乏真正亲近自然之美的感情,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杜教授又发现,学生待在学校里会产生压抑和束缚的感受,脱离课堂和学校之时就变得愉快,所以他提出:未来的教育场所应该是穿梭的、可以移动的,要将外界的自由场所也变成教育的基地。当今已经进入主流应用的自然教育技术有创客空间(以提供虚拟自然环境)、机器人技术(提升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和计算思维),但都有其劣势:真实性仍然不够。未来在中国,自然教育将应用分析技术和虚拟现实,甚至还有人工智能,在杜教授的演讲中,我们看到了未来科技促进自然教育蓬勃发展的美好图景。

 

除此之外,杜教授的“关于自然教育的七个问题”也发人深省。接口和黏性强化、校内外通路如何建构的各种模式、分享自然场域在线链接全息传送(自然教程编辑内容、全息2.5次元的传送)、移动学习和传统教育场所变更、对于steam在自然教育的适用性强化、研讨体制学校避免教场、扩大受众团体此七个热点话题,都给会场带来了一阵阵的讨论热潮。

 

自然教育在留守儿童学校的发展与创新
李玉梅,安徽阜阳市绿色实验中学副校长

2
(分享嘉宾-李玉梅  高星雨/摄)

 

安徽阜阳市绿色实验中学的李玉梅副校长首先简要介绍了学校在留守儿童群体中开展自然教育的现状,介绍大致的自然课程和设计目标,在展示之后她指出,多年工作中对参与活动的学生主体分析发现,他们普遍存在以下问题:与乡村、人和土地隔离;与城市隔离,寄宿学校的学生三点一线,不了解城市环境;学习生活缺少实践体验的机会。针对参与班级分析,更是发现了学生流动大、老师流动大且经验少的问题。

 

李校长指出严峻问题的同时,也给出了自然教育工作中可供借鉴的解决途径:所在的中学开展了四季观察课,推广了无痕山林课程的无痕研学,在中学的体制教育下融合自然教育,打造了自然体验式的教育形式,以求惠及更多人,改变自然教育“小众”的偏见。李校长认为:“自然教育的目标是不能偏离环境的,我们要做的自然教育,是在环境中的教育,是为了环境的教育。”

 

中小学开展自然教育现状分析和对策探索
宋海波,深圳市高峰学校主任

3
(分享嘉宾-宋海波  高星雨/摄)

 

如果说李校长的实践经历有着农村背景和特殊儿童群体的特别的关注角度的话,宋海波老师就给我们更深入地剖析了“中小学开展自然教育现状分析和对策探索”。宋老师谈到,当今自然教育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自然教育踪迹难觅,教育质量不高,教育意义名存实亡。她以老师的角度,诚恳地提出在体制内,学生的安全问题使得自然教育望而却步。

 

为此,结合深圳市高峰学校的自然教育实践经历,宋老师提出的诸如“七节课中三节课上正课、教授课本知识,四节课则进行阅读”之类的“阅读存折”的解决策略为在座的自然教育工作者提供了新想法,她更分享了发展第一课堂——科学和美术课堂的自然教育,第二课堂中探索羊台山、红树林、仙湖植物园梧桐山和青青世界,第三课堂中开展天目山研学活动等丰富的经验,带给学校教育工作者以深深的思考和启发。

 

自然教育与儿童人格养成
徐琴美,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4
(分享嘉宾-徐琴美  高星雨/摄)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儿童发展心理学专家徐琴美老师,在接下来的分享中谈到:“VR技术让自然教育走进课堂。”站在台前开玩笑说是“外行”的徐教授邀请在座的朋友们一同思考这样的问题:“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她说,教育不是万能的,教育也是双刃剑,我们的教育能给儿童福利,也能造成他们的悲剧。带着建立与自然的链接、获得自然的滋养、增强环境保护意识和行为的自然教育目标,她力图促进自然教育与儿童心理学二者跨界共创,针对现状和问题,结合儿童身心发展,开拓新境界。

 

徐教授将自然教育与“科学教育”、“完全人格教育”都进行比较,发现它们都是交叉重叠但又各有侧重的,尤其是和谐人格的教育,其中包括了自然教育。正如西塞罗所说“教育是为了摆脱现实的奴役”,苏格拉底“教育的目的是高尚和聪明”,也就自古来所说的“德才兼备”,这要求自然教育融入儿童发展的各个过程,包括身体发育、认知发展、社会性发展、人格发展。

 

在这之后,浙江大学心理学博士在读的严成煜也分享了她对如何利用新技术VR开展自然教育的看法。本科是学计算机的她对VR的前景十分看好,提出了VR可以增强交互、节省空间时间、内容易操作、补充真实情景等优势,也提出了教育资源不足、触觉嗅觉不能完整体现现实、对儿童的视觉负担太重等缺陷。

 

自然教育如何通过提供体验来达成教育目标
高木晴光,北海道黑松内町山毛榉森林自然学校创办人

5
(分享嘉宾-高木晴光  高星雨/摄)

 

作为日本自然教育发展的代表性人物,高木晴光先生振兴了北海道黑松内町山毛榉森林自然学校,在整合资源、设计开发、将教学与政府和社区联合等方面都颇有心得。分享之初,他幽默风趣地回顾了本届论坛开幕式的所见所闻,也简单介绍在日本已经举办三十一届的同类论坛。在轻松的引入之后,他介绍了自然体验型教育的理念——提供学校无法提供的、与平常不同的场所和新体验,培养孩子們接受自己的态度。这也是教育要达成的重要的目标之一。

 

高木先生从自己推广自然教育的经历讲起:北海道黑松内町山毛榉森林自然学校的成立和运行模式,自己发展组织机构的概念——希望人才育成之后这些人建立新的自然教育机构从而进一步推广开来自然教育事业。之后高木先生也结合了日本人口负增长的现状,和对现在的孩子看到夕阳没有任何感觉这样切身的体会,深入浅出地与参会者探讨二十一世纪需要的生存能力,提出“自然教育培养的都是二十一世纪所需的能力,比如:好奇心、敏感感知周围世界的能力等”的观点,发自内心地希望新一代拥有对外界有所感受的心。

 

高木先生也真诚觉得,作为大国,中国的自然教育和环境教育对世界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也对未来中国的自然教育发展充满了期待。

 

通过团体诘问的方法开展中小学环境伦理教育
王博,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亲自然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6
(分享嘉宾-王博  高星雨/摄)

 

在教育心理咨询、艺术治疗、学校心理学等领域颇有研究的王博老师,介绍了应用团体诘问自然教育课程的概念和意义以及各种环境伦理道德原则。除了理论知识,他更是用平易朴实的生活实例,强调了伦理教育在人与自然关系的处理中的重大作用。王老师从价值观、人生观对于整个自然教育研究方向上的突破,延伸阐释到这将对儿童发展过程中的思考能力的培养有极重要的作用。王先生对于“批判性思考、创造性思考、合作性思考”的诸如在课程上“老师是主持人,负责‘抛砖’来‘引玉’”之类的具体措施铺开阐述,更让参与者重视了团体诘问的价值,并对在中小学环境伦理教育的实践更为关注。

 

创新素养培育导向下的自然笔记课程群建设
陈红波,上海市虹桥中学校长

7
(分享嘉宾-陈红波  高星雨/摄)

 

来自虹桥中学的陈红波校长,以多年的教学经验为基础,站在了学生角度,重新审视调整自然教育课程的设计。

 

立于大都市上海,陈校长对当下学生缺失自然陪伴感到忧心。陈校长提出了三个观点:一,优秀的学生,是会提问的学生。二,着力于观察力的培养尤为重要。三,学生核心素养中有创新能力一条,而中国学生尤为需要创新教育。而自然教育课程,在陈校长看来是培养创新素养的良好途径。虹桥中学有特色的“自然笔记课程”设计,基于自然观察和自然生物培育,改善学生的学习方式、思维方式,丰富学生的经历,完善学生的人格。她大致介绍了课程群的模块信息,更分享了虹桥中学在推广自然教育课程并将之作为校本课程在实施中的心得体会和经典案例。

 

自然教育在体制教育中的作用初探
郭光普,同济大学生命科学和技术学院副教授

8
(分享嘉宾-郭光普  高星雨/摄)

 

生态学博士出身的郭光普教授多年来在动植物认知、野外科考、科普讲座方面拥有丰富的自然教育实战经验。谈起最初做自然体验的初心,郭教授说是“爱好”。郭教授在国外遇到了一位进行“自然导览员”培训的老太太的经历让他受到了极大的触动,通过这个事例郭教授指出了教育领域的一个通病:说教太强,教训过多,体验过少。这之后,结合教育的目的,郭教授说:“教育要使人成为自己,再成为更好的自己。”而接触自然对于个人对自我、对世界的认识是极为重要的,且越早进行自然体验,能越早点燃发展成长中的创造力。

 

八位见识丰富的分享者,在分论坛中为大家带来了一场思想的盛宴。除了看到许多可喜成果,我们也发现了,在自然教育对孩子品格、品行、习惯的培养,对孩子天性本能的释放,对孩子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感情的培养等方面在基础教育阶段的具体实施上,我们仍然任重道远。

 

 

撰文:童颖之
审稿、修改:春草、丹青
编辑:溜溜

⊙ 重要消息 >>more

查 找

⊙ 关注论坛

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如何联系我们?

1)关注官方微信,在文章评论区留言

2)关注官方微博:全国自然教育论坛

3)添加论坛小助手:微信号(qgzrjylt)

4)发送邮件至:info@natureeducationchina.org

······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欢迎您······

指导单位 :四川省林业厅

主办方:全国自然教育网站、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承办方: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 |成都观鸟会 |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 |成都集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 |一年·四季自然艺术工作室 |深圳籁福(NEF)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支持方(排名不分先后 ):四川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四川省林学会 |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北京灵动自然咨询有限公司|厦门笑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 | 红树林基金会 (MCF) |绿色营 | 杭州植物私塾 | 中日公益伙伴

蜀ICP备1402108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