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7年11月8日首发于官方微信公众号“自然教育论坛”)

 

“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我们怎样才能让我们的教育更有意义?”“课程设计与原创课程分享”分论坛一开始,雍怡博士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个行业需要我们做一些事,用想象和情感去演绎我们需要的自然教育,去更好地规划、设计教育活动回馈自然。”那么这个过程该如何去达成、WWF特别主办了此次分论坛,邀请到大陆和港台地区的6位嘉宾,分享他们的课程研发思路和进阶经验。

1

(主持人-雍怡博士 苑晓雯/摄)

 

聆听荒野的声音——《我的野生动物朋友》课程发布与分享
陈璘,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环境教育项目代理项目经理

2
(分享嘉宾-陈璘 苑晓雯/摄)

 

2016年,WWF推出了《生机湿地——WWF中国环境教育课程:湿地篇》后,获得了同行的认可。《我的野生动物朋友》则是WWF今年推出的第二本主题课程。该系列丛书选取了7种代表性物种——江豚、雪豹、黑脸琵鹭、东北虎、大象、大熊猫、红毛猩猩。它们有的是在全球知名的旗舰物种,有的则是中国或者亚洲地区所特有的物种。为了开发这套课程,WWF特别邀请了国内一线的保护和环境教育的6家机构与个人共同参与创作,希望通过这本课程向公众传递来自荒野的声音。

 

何为“旗舰物种”?对于这个对普通公众而言略带困惑的字眼,其实是保护生物学中的一个概念,指的是“模样招人喜欢、易引起公众关注的物种”。一直以来,旗舰物种的宣传有助于激发公众对其背后所代表的生态问题的了解与关注。这也是这本课程选择旗舰物种的意义所在。此外,在这本课程中WWF还将分享前沿的保护动态、理念、方法,期望服务于自然保护项目,并鼓励、启发更多的一线机构能在这套“种子”课程基础上,去创作自己的课程,催生出更多具有特色的野生动物课程。虽然物种保护在当今所遇到的生态问题十分相似,为了加以区分,突出特色,WWF在设计课程时也各有侧重,比如长江江豚着眼于迁地保护,黑脸琵鹭着眼于迁徙物种的保护等。

 

此外,陈璘老师还简要介绍了编写此套课程时所运用的WWF中国在课程设计的相关理论,包括单一课程的“七步走”法(引入-构建-实践-分享-总结-评估-拓展),模块化组合和“十项原则”等。随后以《我的野生动物朋友》课程为例,分享了本套课程的目标、各个模块的基本信息。最后还重点以熊猫课程为例,分享了课程的内容。熊猫不仅仅是全球知名的旗舰物种,受到公众喜爱,同时还是WWF的机构标识,在《熊猫求生记》课程中,课程通过提问的方式引发参与者对熊猫习性的思考,从熊猫进化的历史中建立对熊猫的新认知,并进一步通过情景体验的方式,了解野生熊猫所处的内外部生存威胁,包括栖息地破碎、气候变化等问题,以及这些问题与人类的关系。

 

据陈璘老师介绍,由于此套课程在全球都有很强的运用性和推广价值,项目组正在进行英文版翻译,并计划于2018年正式出版。

 

从认知学习理论探讨水环境教育素养导向——以台北市翡翠水库环境教育课程为例
徐荣崇,台北市立大学历史与地理学系教授

3
(分享嘉宾-徐荣崇 苑晓雯/摄)

 

开场时,徐荣崇教授以植物导赏为例,提出有效教学的重要性。并以:“究竟我们是要成就一位光鲜亮丽的解说员,还是要形塑一位刻骨铭心的参与者?”的问题,引发思考。

 

接下来,徐教授便以皮亚杰认知发展理论,探讨了认知的结构与认知的发展。在结构上,说明了个人如何将环境的知识储存入记忆的过程与运作。此过程包括感官记录、短期记忆与长期记忆。徐教授指出,从短期记忆到长期记忆的步骤尤为重要。靠的是重复复述、与旧有记忆结合以及促进思考等策略达成。而此策略运用于自然教育尤其有效。另外,在认知的发展上,徐教授指出认知的形成主要通过失衡与平衡,同化与调适的机制达成。并谈到认知是有层次的,依序有事实、概念、程序、后设认知。技能上,依序为智力、沟通、行动等。同时,也谈了知识如何被使用或处理,如何让事实,形成概念,归结通则,进而展现态度,具备能力,养成素养。

 

回归命题,翡翠水库到底要教些什么?如何教才会有效呢。徐教授认为可先盘点资源,使用景点登录表,组织课程来达成。在教学活动设计上,徐教授以重复复述,与旧经验相连结以及促进思考等策略,配合规划好的课程地图、分别以实际的活动设计一一说明,如何设计有效的环境教育教学教案。最后,徐教授指出,环境教育应是以养成环境素养为最终目标。并提出,素养即是将认知、情意、技能,有脉络的展现在生活中,作为结语。

 

香料传奇——基地模式自然教育课程设计的探索
郭陶然,城市荒野工作室创始人

4
(分享嘉宾-郭陶然 苑晓雯/摄)

 

郭老师认为自然学校是未来自然教育发展的核心模式(自然教育机构从依赖外部资源到发展内部资源),而基地模式则是自然学校的一种形式。与国内现有的自然学校雏形相比,基地模式更侧重于基地内部的建设,这里说的建设不是住宿、餐饮等辅助功能,而是能直接为课程提供教学资源的建设。

 

城市的自然教育有两个难点:1.自然环境的限制(城市的自然资源匮乏,制约活动的内容);2.优秀讲师的稀缺(专业老师的资源稀缺,制约活动的数量)。而城市荒野进行的基地模式自然教育探索,将地点定位于机构自营的植物温室中,在这里进行课程场地的设计,根据课程需求来种植植物,能为课程提供丰富的素材,具有较强的自主性。由于场地、物种都比较固定,对于授课老师的专业程度要求不高,更容易进行推广和复制。

 

近期城市荒野工作室着手开发了《改变历史的植物》,包括香料传奇、五谷寻踪、水果猎人和缤纷花卉四节课程,着重讲述对人类历史发展具有重大作用的植物,从“人类改变植物,植物改变历史”的角度,让参与家庭深刻理解植物在人类历史发展中的重要价值。并且在人类对植物的培育过程中,产生了诸多的栽培品种,这些品种的差异反映了植物基因多样性,和以往户外课程体现物种多样性不同,该系列课程更能够让参与者理解基因多样性的重要价值。

 

在课程设计中,有以下三个原则:1.常见性(即易于观察、贴近生活)2.文化性(即将植物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与历史结合)3.延续性(活动可在未来日常生活中产生影响)。以本次分享的“香料传奇”课程为例,香料作为一种日常调料,在现代烹饪中十分常见,小朋友也都有所接触;而中世纪欧洲的香料价格昂贵,为了获得更多的香料,人类开始远洋航海,从而揭开了大航海时代的序幕,对人类历史的发展有着明显的推动作用;此外,课程中还让亲子家庭亲自动手配制香料包,回家后小朋友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制作咖喱鸡、卤肉、大盘鸡等菜肴,使得课程具有生活中的延续性。

 

打开自然之门—用自然教育陪伴一群孩子的三年成长
盛江华,灵动自然机构负责人

5
(分享嘉宾-盛江华  苑晓雯/摄)

 

盛江华老师介绍到:“《打开自然之门》课程主要面向外来务工人员子女,项目启动主要来自合作伙伴的需求:资助方郭氏基金会寻求长期稳定提供社会教育服务的工作、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的弥补使之能更好融入社区等。”盛老师和她的团队从家庭因素的影响和孩子自身两方面进行分析,制定了《打开自然之门》的课程目标和具体的实现过程,让这些孩子对社会有觉知、有情感、有关注,成为社会发展的力量而非问题青年。

 

课程设计原则为:1、激发自然情感和对自然的兴趣,培养对身边环境和人的尊重与关注;2、丰富认知、促进团队协作能力;增强创造力、勇于表达自我;3、分享感受与收获,重新认识和发现自我,有环保意识、行动产生。课程设计内容为感知身边的自然、友善自然的生活、友善自然的力量。

那么重要的是:1、在一起开心地玩;2、少说教、多倾听、多动手;3、可视化体验式:通过游戏、小组任务、街头调查、戏剧表演等方式了解生物多样性和自己的关系;4、强调亲身感受;5、用绘本温暖孩子6、用自制教具吸引孩子。“打开自然之门”课程希望通过从情感、从美、从生态入手逐步实现外来务工子女的社区融合,关注自己生活的社区。

 

如何支持森林学校中孩子的学习
骆桦,户森学校项目总监

6
(分享嘉宾-骆桦  苑晓雯/摄)

 

骆桦老师认为在我国早期儿童的教育中,来自社会和家庭内部对孩子的期待形成了压力,导致孩子的天性无法被合理释放。

 

那么,什么样的环境和方式,能够让孩子的教育回归自然?骆老师以他的团队所在从事的森林幼儿园项目为例,进行了阐述。骆老师指出这样的探索已具备一定社会条件——国家政策开始关注早期儿童的成长过程,也符合国际国内发展趋势和教育走向。

 

骆老师倡导“永远没有标准答案”,注重成长过程而不是结果。与传统老师主导的课程不同,户森幼儿园的课程是以孩子兴趣为主导。传统的以老师主导的课程的优点是快速可复制,但无法照顾个体差异,而户森课程通过观察幼儿在户外自然环境中的自发玩耍活动,课程设置以孩子兴趣为主导,课程活动开展则辅助支持孩子们的学习。
骆老师所开办的森林学校面向对象为3-6岁的儿童,模式仿自北欧和德国,从2016年开办。主要原则和特点有:时间是长期的,学校在自然环境内开设,目标是培养自尊自信独立的儿童,风险是可控的,严格教师培训,可控风险自主玩耍。教师与学生的比例是1:5-1:6。与传统在室内的课程不同,自然教育的课堂与自然密不可分,孩子们需要去观察、触摸、闻嗅、倾听,调动所有的感官,认识自然。目前国内教育不够完善的现状正是给了所有从事自然教育行业者以启示。

7
(参会者积极提问 苑晓雯/摄)

 

“在环境中的经验学习”——教育方案的设计、实践及评估
叶思敏,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教育项目主任

8
(分享嘉宾-叶思敏 苑晓雯/摄)

 

叶思敏老师首先介绍了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的基本情况,成立于1981年,目前拥有3个户外教育中心,分别以湿地、海洋和社区为特色。教育项目主要分为学校教育和青年教育,前者重在继续发展教育主流化,后者注重鼓励年轻人支持保育。叶老师分享了WWF香港的4个策略:1、学校协作,开启全校参与模式;2、实践社群,培养教师专业发展;3、户外学习与外展教育活动,进行体验式学习;4、自然保育领袖,鼓励青年亲身参与保育项目。

 

叶老师举例了WWF香港的“生态足印”项目。“生态足印”是到校环境教育项目。由WWF香港教育同事将课程带进香港的中小学校。考虑到课程的长期持续,在项目推广之初,在校内开设教师工作坊,帮助教师了解项目,学习发展、获取认同;课程的内容围绕生态足印相关的知识点,并且和香港的正规课程做结合。

 

“学校协作”是个复杂概念,它包含了教与学、校舍与资源管理、知行并重——改善校园措施,需要系统性改变等内容。此外,叶老师还分享了该项目的评估方式,除了原有的问卷、访问、观察外,新添加了作品、行动、参与度。

 

最后以一张戏剧带入学校的照片去说明海洋和人类的问题。“把没有想到的能做的事,变成可能。梦想大一点,达到的高度高一点。”你是否感受到了梦想的力量?

 

孩子需要什么样的课程,我们该如何该给他们,分享者给出了他们的答案,而我们也期待聆听你的建议。

 

(*注:本文部分内容由“课程设计与原创课程分享”分论坛嘉宾提供。)

撰文:陆晨超
修改:陈璘
审稿:春草、丹青
编辑:溜溜

 

⊙ 重要消息 >>more

查 找

⊙ 关注论坛

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如何联系我们?

1)关注官方微信,在文章评论区留言

2)关注官方微博:全国自然教育论坛

3)添加论坛小助手:微信号(qgzrjylt)

4)发送邮件至:info@natureeducationchina.org

······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欢迎您······

指导单位 :四川省林业厅

主办方:全国自然教育网站、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承办方: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 |成都观鸟会 |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 |成都集思青年公益发展中心 |一年·四季自然艺术工作室 |深圳籁福(NEF)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支持方(排名不分先后 ):四川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四川省林学会 |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北京灵动自然咨询有限公司|厦门笑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 | 红树林基金会 (MCF) |绿色营 | 杭州植物私塾 | 中日公益伙伴

蜀ICP备1402108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