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于2017年11月3日首发于官方微信公众号“自然教育论坛”)

 

城市文明的不断发展、农业的多功能化催生了人们对生态农业日益增加的需求。生态农场也在不断发展,和自然教育开始了完美结合。究竟生态农业与乡村自然教育的发展现状如何?

 

10月28日下午,第四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现场,由小路自然教育中心承办的“生态农业与乡村自然教育”分论坛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度交流。分论坛分别从国家政策、农场自然教育课程设计设计、国内优秀生态农场与自然教育实践案例分享以及韩国生态农业新出路——亲环境校餐等方面进行了多向度的呈现。来,精彩内容已经汇聚在此了!

1

(生态农业与乡村自然教育分论坛开始啦     张钦威/摄)

 

新时期农业政策与农教融合发展
陈奕捷,北京市农村经济研究中心资源区划处副处长

2

(陈奕捷  姜之俊/摄)

 

《之江新语》提到“要跳出’三农’抓’三农’”,而“抓三农”的重要手段就是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93号)提出,要加强统筹规划,推进农业与旅游、教育、文化、健康养老等产业深度融合,要统筹利用现有资源建设农业教育和社会实践基地,引导公众特别是中小学生参与农业科普和农事体验。

 

2016年,教育部等11个部门出台《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教基一[2016]8号)。2017年,教育部办公厅出台《关于2017年度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项目推荐工作通知》。相对日本的“少年儿童下乡村”,国内在研学教育领域也有“社会大课堂”。目前民间申请“社会大课堂”的资源依旧较为困难,但相信随着政策的推动,“社会大课堂”的推广必将越来越普世化。

“生态农业”与“乡村”为主的农场的自然教育课程体系设计
余海琼,小路自然教育中心创始人&研发总监

3

(余海琼  张钦威/摄)

 

随着乡村的自然环境保护需求越来越强烈,上海小路自然教育中心希望通过“乡遇未来乡村自然教育”项目联结农场生态农业与学校自然研学,让乡村青少年能体验自然之美,同时也为乡村生态建设、发展生态休闲农业贡献一份力量。为此,小路自然教育中心展开了可行性调研,收到来自40个有意向的农户和农场的反馈。

来自乡村与农场的自然教育故事很感人

调研结果显示,目前绝大部分的农场还是以种植为主,而农场中的自然体验区仅占12%,在自然讲解员的投入方面也是严峻的挑战。40家农场中,有着10个自然解说员规模的仅一家。
这不禁引人思考:我们为什么要在农场/乡村做自然教育?一来为农场扩大渠道,搭建一个消费者与生态农业/乡村交流的平台,但更为重要的是出于对自然生活真挚的情感。一位农场主表示“当我遇到农业时,我忽然觉得,这就是我的理想”;而另一位农场主则表示“我不是为了做农场而去做自然教育,是为了做自然教育,才想要做更好的农场!”

然而,仅有情怀是不足以支撑生态农业和乡村自然教育的。

4
(认真听讲的参会人  张钦威/摄)

 

生态农业与乡村自然教育课程开发的挑战和困难

对于绝大多数农场主而言,开展自然教育的人力、资源、工具和除了培训外自我成长的机制等等,都是乡村自然教育课程开发遇到的困难与挑战。

如何将“生态农业”、“乡村”作为元素去设计好的自然教育课程?
面对不同的用户如何去设计精准的自然教育课程?
以农场/乡村为半径,如何通过自然教育带动生态农业可持续发展?

为此,小路自然教育以自身的实践为大家献上满满的干货。

 

自然之路的课程设计方法与技巧

怎么设计一系列好的乡村自然教育课程?首先要利用好乡村/农场的自然资源:土壤、昆虫以及因地制宜的农耕体验,都是我们设计课程的良好素材。其次,农民是最了解土地/乡村的人,整理信息、传递给农民,让农民成为最好的自然解说员。再则,依据不同的客户需要设计不同的课程,以小路为例——小路开发了各种不同主题的常规课程,也有根据主题而定的系列课程等等。

 

用敏捷和迭代方式进行课程设计

设计课程的过程需要我们不断开发和迭代。当新的想法跳出时,迅速将它设计出原型,并邀请朋友来内测,内测的过程发现问题及时校正。校正之后发布1.0版本,交由客户去检验,在这个过程中根据客户的体验不断完善出2.0甚至更高版本。更好的课程,需要我们永不止步。

 

当我们在做乡村自然教育课程设计的时候,最终要思考清楚三个关系:人与人、人与自然以及人与自己。以人出发、以自然为载体去设计课程,不是人去认识和改变自然,而是让人去影响更多。

 

乡村自然教育与亲子农场活动结合的实践
崔硕,庄络亲子农场创始人

5
(崔硕  张钦威/摄)

 

每个人都有一个田园梦,田园生活越来越成为今天都市人体验自然、打开五感、心灵疗愈的重要渠道。乡村拥有极为丰富的自然资源,各个农场主也逐渐意识到自然教育这片蓝海。因此,无论从产品或是审美,还是从感官或是审美的需求来看,乡村自然教育都是可以满足都市消费者的。

 

对于亲子教育,乡村自然教育有益于儿童强健身体、打开五感提高自然认知、学会爱与宽容以及促进儿童心理健康成长,好处多多。

 

但仅仅是满足客户的需求,去设计生态农场亲子活动,这在庄络亲子农场创始人崔硕看来是远远不够的。太多的人走不出原来对于乡村的恐惧,太多的孩子依旧没有从普通的活动中获得独立和突破。庄络亲子农场从创立起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亲子+教育+乡村旅游”,推出“体验教育+农事教育+自然教育”的完美组合。

 

庄络亲子农场根据自然教育、主题活动、农事体验、手工作坊等将农场划分为十个专属模块,分别设计课程。通过农事体验让孩子了解食物从哪里来、尊重土地和食物;通过自然体验让孩子感受生命的力量,感受生命的规律,培养出健全的人格;通过自然艺术、自然游戏等内容丰富孩子的体验。

 

总结农耕与自然教育结合的经验就在于:不提倡单独的采摘,一定要亲自去种、去观察、去管理,长时间的连接才能达到教育的目的;根据二十四节气去设计课程;即使一日课程,也要重观察,再体验,才能让参与者真正受益;体验的过程,要注重循环农业、生态保护的理念,拒绝浪费。

 

亲环境校餐:开启自然教育的新领域
朴祥镐,生态和平亚洲中国办事处负责人

6
(朴祥镐 张钦威/摄)

 

“亲环境校餐”是什么鬼?据说是“对环境友好的学生餐”。

 

“亲环境校餐”还能和自然教育有关系?那当然啦:应季的有机农产品做成的餐食,不仅为当地农民创收,也是孩子们自然教育极好的素材。那我们来了解“亲环境校餐”更多一点吧。

 

韩国的校餐文化起源于上个世纪50年代,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国际援助机构提供的救济农产品校餐。70年代,立法通过校餐制度;90年代,小学开始全面实行校餐,校餐委托制度实行,随后中学也开始实行校餐;2000年后,WTO的成立严重威胁韩国农业,农民组织“保护韩国大米”运动,促使“校餐使用当地农产品”的原则确立;2006年,亲环境校餐全国网络成立;2010年,开始推行无偿校餐。

 

在直营校餐的原则下使用安全的本地农产品,继续扩大无偿校餐。校餐体系促进了有机农业的发展;同时,围绕校餐的来源和安全,丰富多彩的教育活动随之而来——共享多样文化的菜单、健康饭桌菜单竞赛、校餐体验日、研修等。

 

万万没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学生餐,竟然能推动两个领域的兴盛。或许这也可以是生态农业的一个出口?

 

风孩子自然农夫——用自然教育推动生态农业
谢敏,长沙市湖湘自然科普中心负责人

7
(谢敏  曹哲/摄)

 

她们没有自己的农场,却把农场自然教育做得风生水起。春种夏耕秋收冬藏,小小农夫陪伴稻子一年成长,收获的不仅是从育苗、插秧、收割等水稻种植的技能。更是对于“粒粒皆辛苦”的深刻体验,是分享果实的爱,是与自然生命联结的喜悦。

 

围绕稻子的一生,设计系列课程,与自然体验、节气、传统文化等相结合,湖湘用这样的方式将乡村自然教育的内容做到极致。同时,深度体验后,参与者的同理心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农场相关产品的消费,为生态农场的良性发展贡献了一份力量。

 

一场跨界还跨国的思想交流——深度探讨乡村自然教育

 

如果用一个比喻来形容农业/乡村和自然教育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你还会选择啥?

都说自然教育的本质是引导人正确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陈副处长认为“农业”的出现,就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完美体现。因此,“农业”就是最能体现“乡村与自然教育”关系的关键词。但这样的说法似乎也不妥当,“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农业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是自然进化的过程”。因此农业并不是人工的行为,它是一种自然产生的行为。

 

而最有意思的竟然是谢敏老师给出的答案——叶甲。农场里有一种昆虫叫叶甲,它平常是吃酸模等植物的,只有当这些植物被吃光之后,叶甲才会选择蔬菜去啃食。当我们给自然万物留出生存空间的时候,害虫就不再是害虫。自然教育就是要教会大家去了解、然后践行。

 

来自韩国的朴老师这么形容二者间的奇妙关系:这就像一顶帽子,你希望它是什么样的,就给它扣什么样的帽子。这个帽子要如何戴上去,也完全依据你的想法。

8
(现场互动答疑  张钦威/摄)

 

乡村自然教育最大的挑战应该是什么?似乎家家都在念不同本难念的经。

相信许多人曾和湖湘教育中心一样,在寻找合作有机农场的时候“众里寻他千百度”。太多有机农场为了活下去,不再有机。小路自然教育中心亦深有体会,无论怎么跟农民去解释不用农药和化肥的好处,都被当傻子对待。后来只好通过教乡村的孩子正确认识自然,慢慢影响,得到农民的理解。

 

好不容易通过自然农法,种出有机的果实了吧,销售又成问题了,这个看脸的世界却没给颜值不高的有机粮食蔬菜瓜果更多机会。酒香才怕巷子深!这些都是“农场”的老大难题,教育同样也是问题!

 

招生从哪里来?想要把人往村儿里引,配套设施得跟上;就算条件极好,人流量够支撑成本吗?陈老师认为紧跟政策,社会大课堂是一个极好的机遇。只是,社会大课堂要“飞入寻常百姓家”,还有一条漫长的道路要走。

 

作为NGO从业人员,朴祥镐老师在内蒙开展荒漠治理工作。眼看自然教育并没有阻止牧民文化的消失,他深感:教育不到根本,徒有形式,又有何用?

9
(论坛后还在继续讨论中……张钦威/摄)

 

困难重重,面向未来,乡村自然教育的突破在哪里?

教育是百年的问题,能走多远,取决于我们的根基扎得有多深。小路深有感触:潜心做好自己的课程,用心沉淀,辛勤终究会酿出甜蜜。

 

庄络亲子农场崔老师则感慨: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亲子、研学的需求在增长,但我们自身要先做好以农为本的精神,做深做透再做教育。

 

无论做什么,定位最重要。服务还是教育?把自己最想做的做到极致,成功肯定不会远。这来自湘妹子的自信。

 

而北京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的陈副处长则擅长整合资源,他认为,乡村自然教育的每一环也是应该分工合作的,但每个人必须做好自己所在位置的工作。

10
(生态农业与乡村自然教育分论坛合影  张钦威/摄)

 

所以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到底是什么?生态农业与乡村自然教育的发展,这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并不是靠个人努力就能推动好,这个社会问题较为复杂,链条比较长。但今天这一场讨论碰撞才发现:其实这也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如何更好地做生态农业和乡村自然教育”。定位就是那把最关键的钥匙,比如,我们是挣今天的钱还是挣十年后的钱,如何让别人认可我们?相信每个人也会有自己心中的思考。

 

 

撰文:张洁

修改:李丹青

审稿:春草
编辑:溜溜

 

 

⊙ 重要消息 >>more

查 找

⊙ 关注本届论坛

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如何联系我们?

1)关注官方微信,在文章评论区留言

2)发送邮件至:natureeducation16@163.com

你可能想问:如何报名?收费吗?

1)本届论坛收费

2)公众报名预计9月开启,敬请关注

主办方: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筹委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承办方:浙江大学 |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 好呀游学(NCEA) | 植物私塾

福建乐享自然工作室 | 小路自然教育中心 | 江南驿国际青年旅舍

支持方:秘境守护者 | 杭州市上城区明德公益事业发展中心 | 万韬自然学校

蜀ICP备14021086号-2